像艺术家一样思考
发布时间:2014-10-22   浏览:1,372 views   调整大小: 16px  14px  12px

有时候假定自己的角色是调查者、探险者或是研究人员会收益匪浅。那会鼓励你去问一些问题,例如这个会如何影响我?它为我带来了什么好处?或是我已经获得了充足的信息从中受益,或是能得出个结论,在flash动画制作中,有这种态度是没错的——这种态度是没有负面影响的。特别是当你将绘画创作作为你的事业追求的时候,你必须要从所有有可能的来源搜查出所有有用的信息。

一个案例中的问题就是关于贝蒂 爱德华兹撰写的《像艺术家一样思考》这本书的讲座,在给它的有限的时间内迫使我回到这本书里,更新我对它的印象。我认为开设讲座、电影和建立研究图书馆的想法是一具值班得称赞的突出贡献——工作室为了员工的成长和进步所提供的。但我同样认为,他们从资料中收集到为了个人进步所需的内容是取决于个人的。我认为你可能会从我对讲座的反应中受益。大部分的讲座为了解解决问题不得不使用一种“自动的”绘图。既然我们并没有事先打算解决我的问题,为了对绘画的兴趣以及观察和思考得更加清晰,我重新阅读了这本书,对于此类事情,这本书就像是一座金矿。

一看见标题,我便产生了灵感,让我想要去阅读并且打开意识的大门:“一个启发心智且实用的指导能增加你的创造力。”序言的第一句话是的一种情绪和态度的设定者:“创作这本书的过程就是探索发现的过程。”我并没有完全理解这本书,我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并不是说我对于贝蒂 爱德华兹经历过探索发现的过程很感兴趣,我想去经历发现自我的过程。她接着说,”直觉感觉”,一种不同各类的“观察”是思考的整体的一部分并且增强了创意过程。“同样,学习绘画并不是完结。”对于学习绘画,我相信你们将会学习如何不同的看待。那样,最终会增强你的创造力思维。

相当沉重的话题!

贝蒂 爱德华兹发现的众多关于创造力的视觉概念之一就是下图,来自法国数学家亨利 庞加莱的理念。

创造是对模糊朦胧的精神过程的图形描述。这种创造性过程不仅仅属于艺术家,它可以被生活中各个层面的人所使用——商人、机械工作、发明家、作家、音乐家——凡是你说得出来的。对于绘画目的,企图把它画下来,让它更容易获得。在绘画课上,我尝试让学生用几秒钟时间去观察模特,让你的观察力变得敏感起来,形成的对于姿势的精华部分的第一印象,接着努力让第一印象跃然纸上。如果你的作品开始跑题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回想一下第一印象。最好冷静下来,执着地坚持于画的第一印象。可能图形看起来会像这个。

下面是一个更流畅的版本,其中左边的部分表现出了一个搜寻和形成第一印象的过程(饱和和孵化),中间的部分是已经形成的印象(照明),最终的部分说明了在整个绘画过程中照明时期一直持续着(证实)。

罗杰 斯佩里在1950年提出的对于人的大脑的研究和发现的两个主题模型使他赢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同时也帮助我们更好地领悟创意流程。BE的大部分课程都是建立在左半边和右半边大脑的活动上的。

我曾经在一个反馈机器(脑电图机)上做过实验,为的是测量我的a波能量。当a波到达了正常数值机器发出了嘎嘎的声音,而当a波猛增到高水平的时候,机器会发出宜人的鸟鸣声。我达到过那个理想时期数秒钟。测试者让我参与到对话中,为的是检查那样做是否会切断连接,但鸟鸣声却依然持续不断。他说这很了不起,我能够从一个智能层面上去思考并且在我放松时仍能保持这种a状态,而我的思考或感受就是我能这样做的原因或者说是过程。我说那是因为我的大脑分为两半(这发生在我们听说过贝蒂 爱德华兹之前)。我用一半大脑来思考和讲话的时候,另一半大脑仍保持在冥想状态。

自那以后我尝试过很多不同强度的开启和关闭左右模式的实验。举个例子,在绘画的时候,一定量的带有智力操纵和细节利用的左模式行为是必须的,同时融入富有解释性、故事性和感性的右模式,而我来决定并创造两者的平衡。这不是魔法。这只是,一旦你将所有信息汇总为第一印象(右模式),你必须运用左模式开始隔离各个部分或是细节,并且试图接手来验证它对这些“事物”的了解,你只需要把它的强度调低一点,调高右模式,右模式还保有着第一印象并渴望在绘画过程中与其进行沟通,并在整个动画制作中,过程渴望与之交流。另一方面,如果绘画变成了一堆潦草的线条,尽管很有变现力(右模式就爱这个),但我们也必须调高左模式,重新建立与现实的联系。

当你很累,需要休整的时候,”呼叫模式“同样可以为你效力。打开右模式至最大量几秒钟,a状态会起来充电的效用。我不认为贝蒂理解脑电波的用法,但是一点小小的额外研究可能会很有趣且对你会有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客户服务热线

13916577984

在线客服